店铺信息
描述相符:
服务态度:
发货速度:
联系客服:
联系电话:010-80808080
工作时间:每周一至周日9:00-18:00在线
认证信息:
编辑推荐
肯尼斯·戴森在这部著作中展示了一幅宏大的、跨越时间与空间的思想图画,突显了作者的问题意识。作者力图破除西欧政治研究中的一种偏见,即“忽视国家观念,把它看成民主政治意识发展的历史包袱,或某些特殊主义者对特定国家的包袱”。然而,作为政治制度的国家观念无论是否得到认可,它都位于欧陆政治思想传统的核心,它的含义与重要性值得深刻反思,并在公共事务的诠释中,被有意识地提升至领导地位。
内容简介
本书通过对不同文化传统中国家观念与制度的分析,考察了以国家传统为代表的有关公共权力的思想。作者不仅提供了清晰的国家概念,而且探讨了诸如知识界的作用、国家理论的社会功能、包容性国家和民主的困难等有关国家的关键议题,并着力阐释了西欧国家传统的复杂性及其与民主政治之间的内在联系。肯尼斯·戴森教授特别强调了“观念”的重要性,并认为观念是现实的重要组成部分,人们既是观念的操作者,也是观念的囚徒,并用能够被其他人接受的语言来解释行为并使之合法化。因此,国家观念是政治现实与经验的有机组成部分,它对政治现实具有实际的影响力。
作者简介
肯尼斯·戴森(Kenneth Dyson),英国卡迪夫大学政治学与国家关系学系教授,德国政治学研究学会的创始会员,曾因其研究的广泛影响而被授予德国联邦服务十字奖章。于1997年当选不列颠学院会员,同时还是社会科学学会会员和英国皇家历史学会会员。《西欧的国家传统》(The State TraditioiWesterEurope)被选入欧洲政治学研究共同体(ECPR)经典系列,其另一部著作《通往马斯特里赫特之路》(The Road to Maastricht)被欧洲议会选入关于欧洲一体化“100本必读著作”。
目录
前 言
导 论 作为观念与制度的国家
第一部分 国家的历史传统
第一章 国家的起源
第二章 作为社会文化现象的国家
第二部分 国家的智识传统
第三章 国家与知识分子:一些总体的思考
第四章 国家的三个概念:能力、法律与合法性
第五章 国家理论的历史发展
第六章 法德国家理论之比较
第七章 英国智识传统中的“国家”
第三部分 作为理念类型和“问题界定”概念的国家
第八章 作为分析工具的国家
第九章 国家与民主的观念
后记:国家观念的终结
参考文献
人名索引
主题索引
译后记
节选
导论 作为观念与制度的国家
  当我们在政治理论中研究民族多样性之时,我们被引向一种微妙的语义学考虑……
  ——路易斯·哈茨(1955,p.59)
  ……要知道平衡并不能完全止息,无论它看起来怎样,面具都是奇怪的。
  ——华莱士·史蒂文斯
  当我们用国家这个术语来指一种政治社团时,它甚至也许在同一个人中都能激起复杂多样的反应,有希望、恐惧,以及困惑。在某些社会中,它是政治论述的核心词汇,本书所要关注的正是它的含义。为什么要研究国家的观念?在法国,国家是政治话语的核心词汇,政治行为松散、零乱的特征似乎与国家观念承诺的行动一致性没有清晰可见的联系(Machin,1977)。然而,国家并不是这样的概念,其相关性只依赖于为所有或某些社会的政治安排提供一幅准确的图画。语言是人类行为的一部分。它们属于心理范畴,既代表了世界,也是世界的一部分,它们将意图和一致性加诸世界之上。概念和语境是不可分离的。语言是社会和政治结构的一部分,它揭示了一个社会中的政治。所以,通过展现语言如何在变化的语境中获得新的意义,对政治话语的分析将会表明政治世界是如何得到认识的,对概念的历时性分析也有助于揭示长期的结构变化。人们可能期待为国家这个术语找到多种用法。所以,语言并非牢固地贴附于人们想要去研究或描述之物的可靠或不会变化的标签。的确,国家作为政治术语的有用性源自其“开放语境”的特征(Waismann,1945),源自这样一个事实,即在不同的语言和社会语境下,它意味着许多不同的,甚至相互冲突的事物。其德性是其不确定性,因为它为某些不确定之物留下了空间。其智识问题—这是本书所要反思而非解决的问题—是,它是一个极其模糊的总体观念。西欧对国家的态度迥然有别,跨越了一个巨大的光谱。所以,国家不是一个具有确定边界能够产生完整描述的概念;围绕国家的含混和模糊性将表明,要找到这个术语统一的特殊含义是不可能的。
  国家观念分散了对政治行为现实的关注,这个观点提出了什么可被算作现实的问题。现实不只是感觉资料的功能,也是人们发展起来的概念机制,通过人们看待、理解世界的方式所提供的范畴,概念塑造了经验。世界经验,以及关于它的理性和想象反思过程,在语言中找到了它们的表达。所以,关于国家概念的研究,并非简单地关注一个与政治实践无关的、模糊且抽象的自治自存的思想领域。国家观念也不会作为一个装饰的幻象、提升的语言烟幕而被简单地忽视,人们借之为他们实践性的政治生活提供令人怀疑的事后理性化。当然,观念被用作政治中的工具或武器,它们也的确反映了政治行为。然而,它们不仅仅是政治实践的权宜之计或反应。人们如同是观念的操作者一样,也是观念的囚徒,他们试图借此用能够被其他人接受的语言来解释行为并使之合法化。后一要求有助于观念成为政治现实的一个重要方面。观念与一系列可见的事情相连,在具体问题的语境中得以形成,被审慎地用来立法,甚至施行政策(Church,1972 ;Skinner,1979)。于是,它能够发展出 自己作为工作假设或行为要求的要素。国家观念既非对政治行为的被动反映,亦非决定性因素。国家观念部分构成了政治行为和国家自身,它以一种亲密、复杂、内在的方式与行为相联系,由其塑造也塑造着它,由政治行动者操作,也囚禁着政治行动者,因为他们的政治世界是由其术语定义的。当政治行动者必须通过联系国家观念来对其加以描述和评价时,至少有些人在某些时候可能被他促动。国家概念可能不能解释政治行为,但它的确有助于使行为变得清晰。
  相反,对国家传统的关注,必须避免将国家与国家观念混同的范畴错误(在此研究中,前者由“国家机构”或“国家自身”来指代)。尽管它们至今仍然不可分割,因为国家部分的是由人们所持有的相关信念构成的,它们明显是不一样的。例如,如果无政府状态明天爆发,那将不再存在国家机构,但仍将有国家观念。不能作出这一区分的危险是一种“超理想主义”,国家观念的变化借此可以等同于国家自身的变化,从而消除与观念的因果有效性有关的问题。然而,因为这一范畴错误弥漫在关于国家的文献中,理论家们在使用这个术语的时候又如此含混,我们就难以避免在复杂的调查中对其加以复制。
  我们并不是在处理伟大思想家头脑中创造的概念巨石,能够在时空中随意转换,享受完全自主的解释力量。国家是一个理论术语,与政治话语的伟大主体相连,与政治行为交织在一起,同时也是充分论证的智识结构与政治行动的研究假设的一部分。它是思想的范畴,是特定社会中政治现实经验的特定部分,代表并形成了这些社会的经验。例如在权威的国家传统中,其价值、信念和期待特征影响了群体的利益视角,并在它们之中培植了一种用抽象术语来解释其位置的倾向,使其特殊关注适用于一个更大框架的倾向。当群体需要决定他们的利益所在,以及何种行为将会吸引决策者和公众之时,国家观念形成了其考虑的一部分。
  正像内特尔(Nettl,1968)强调的那样,国家观念在英语国家受到忽视。从传统的英国经验主义和美国实用主义观点来看,有用的概念必须以经验为基础。然而,在英国或美国经验中,国家概念却根基不稳。在这种哲学视野语境中,国家作为一种“有生命的”历史和社会文化现象的观念的缺失,不会鼓励它作为智识传统中的核心概念出现。易言之,一方面是历史经验,国家在那里不被认为是一个合法的制度或一个有生命的实体,另一方面是经验主义或实用主义的思想观点;它们之间复杂的相互强化的互动不利于一种“国家”意识的发展。通过经验的方法,将世界看成是相互分离的、直接观察到的事实或事件,就像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一样,开始于破坏这个统一体,使之成为一个错觉;它们被证明难以发掘国家作为理性实体的特性和统一性。尤其是,对西欧政治的理解遭遇到来自许多比较政治学学者的冲击,他们掀起一股潮流,不加反思地将他们自己限制在盎格鲁—美利坚文化和智识传统的思想框架内。许多学者致力于解释西欧政治体系之间的相似性和区别,他们热衷于强调偶然性的经验视野,提倡一种“细节的方法”,通过将整体分解为部分,在解决问题之前将每一个问题分解为片断的方式来对待整体。他们也沉迷于自然科学的方法。两种视角都承诺用经济的方式来处理经验,都对比较政治学的“现实主义”和“祛魅”倾向作出了贡献。结果就是,比较政治学对抽象的政治观念或法律概念缺乏耐心,尤其是那些在外在的即刻“感觉”经验含义上并不熟悉的观念和概念。在欧陆政治语境中,制度意识得到发展,与国家的观念密切地联系在一起。显得合情合理的是,发掘观念和制度之间的联系能够赋予人们一种对政治行为的理解。对包含在欧陆政治内的特征和多样性的“感觉”,对“鲜活的”政治的感觉只有在考虑到国家的历史、法律和智识传统的时候才是可能的。更有甚者,与权威传统而非美国(英国与之共同享有“国家”品质)的比较,有助于展示某些政治安排的独特特点,以及在英国的行为。如厄恩斯特·巴克(1930,p.173)提到的:
  这种国家在英国未有所表现;众多官员个人各自分头行动……那里还有许多个人官员,每个人都在法庭的认识之下实践着权威的法度,但他们没有一个人,甚至总理也没有行使国家权威。
  ……